第二十七期 希望的田野

2020-05-15 15:16:54  朱梦婷

希望的田野

□甘草
 


我看见,金黄色的田野里,你朝我挥挥手,微微笑,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……

 

最炎热的夏天,伴随着最扰人的蝉叫声,我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,“叮”一声,突如其来的短信把我拉回现实,“我明天回家,陪你奋战高考。”我轻轻地捏了自己的脸颊,以为你们只会口头上说说而已,我也以为自己一个人能行的,实际上内心的冰山已经开始被这股暖流暖化了。是的,我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,说不出,道不明,暗自欢喜的那种从里而外散发出的愉悦感。平日里从老师嘴里讲出来的话都觉得像催眠曲,今天发现老师的话竟然这么悦耳。

 

天还灰蒙蒙亮的时候,班长已经起床洗漱了,我努力睁开眼,想给自己也套上一个“好学生”的外衣,可没一会又睡沉过去。不管刮风下雨,晴天阴天,班长都风雨无阻,以最快最短的时间赶到教室,熟练地拿出书本,开始周游她的英语王国。我记得,有一段时间我被另外一个舍友拉着去晨跑,也就是那几天,我才发现,原来比你优秀的人真的还比你努力,也许在这些人心中早已坚定自己朝向希望的那条路了。

 

高三的课堂认真听再加些许思考还能有新的收获,不认真听的后果就是你将被知识点遗忘,因为奶奶的事情很久都不能释怀,就像突然失去了软肋。距离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,我心越平静,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就是个二本的料,认真复习的时候,模拟的结果就是二本头,随便考考也还在二本的范围内,怎么努力都进不了一本的眼。每天努力翻书,努力地背单词,努力地做题,努力地与知识点增进感情,有时候会厌倦这日复一复的单调日子,也会讨厌老师对你的强行灌喂,殊不知,离开了这教育殿堂,再也没有这种你努力拼搏一下还能看见的硕果的机会,再也没有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专一,再也不会有人在意你是否已经掌握技巧……

 

等待着下课铃声的响起,老师还依依不舍地讲授着他的知识点,我的心已经在百米加速,就等着老师开口说一句:“同学们,我们下课了。”我抓起书包往宿舍冲刺,因为条件差,我们洗澡的热水要在宿舍外面打的,还要像个女汉子一样,提回宿舍,女生总有着男生想不透的团结,一个宿舍的人轮到打水总会一次性帮宿舍的其他人一起打,一次下来一个人要打个5、6桶,因为拥挤的宿舍住了足够多的人,所以后面洗衣服的人还要被迫接受前面洗好的衣服滴水。吃过舍友打包回来的晚饭后就往课室赶了,夜自修相对自由,可以安排自己的事情。

 

上完夜修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,没半个小时宿舍的灯就会被统一关了,一直以来我都是那种规律作息的人,所以灯关了我也就躺下休息了。这时候你会听见宿舍异处同声的响起台灯的按键声,宿舍亮了。似乎灯光照亮了通往金黄色的那片田野的路,她们都在赶路。

 

高三的前半段日子是在怀疑人生中度过的,而后来心情的巨大转变是因为你来了。你开始接我上下学,好像时光倒转回到了小学,那种简单的幸福感油然而生,把高考这么严肃而神圣的事情转化成助我飞翔的羽毛,事实上,每天的日子都感觉是飘的。每天的话题不再是今天学得怎么样,而是今晚要吃什么。你开着小毛炉带着我穿梭在家乡的每一条道路上,到处寻找美食,然后就往家里赶。害怕你无聊还一起去买了电视剧的碟片,你洗澡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把电视调出来了,然而你每次都会说教一番,最后还是默认给我跟着你追剧。

 

大家都在努力多背几句英语,多翻几次课本的时候,我在想着第二天的电视剧情该是怎么样。每天最期待的是下课你已经到了学校,朝我招手,我飞奔而去。当时的我,只知道快乐,不知道什么是希望的田野。你专心开着你的电动,而我任由思绪飞扬,风从耳旁呼啸而过,意识到的是时间过得飞快,我好像都没抓住。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在高考的前三天,我竟然病倒了,医生给我开了几瓶点滴,同学还取笑我是补充营养,我看到你眼神里飘忽着焦急和不安,我安慰你说,没事的,这算什么。后来你才跟我说,你当初的特别担心我到底能不能考上大学呢?心里想着能考上什么大学都好。我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。外婆告诉我,你载我去考语文那天,为了让自己心静下来,特意拿出刺绣,可惜拿针的手都是抖的,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正在跟自己的未来比划呢。你还很骄傲地跟我说,离考试结束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,老爸都会打电话催促你去学校接我,你还是第一个去接高考考生的家长,要是有电视台采访,你绝对上头条,笑得我合不拢嘴。那一刻,才发现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,整个家庭都陪着我呢。

 

清晨,我走在两旁种满玉兰树的道路上,那扑鼻的香气带着我回到希望起点的地方,那个有一大片一大片田野的地方,在夕阳的照射下是金黄色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