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期 秋日登帽峰山

2019-02-28 15:26:20  廖嘉恒

秋日登帽峰山

□大卫


初识帽峰山,是在喝“雾峰山”牌矿泉水时,这种矿泉水就取自帽峰山麓,天然丽质,自然涌起对帽峰山的神往。后来听友人言,帽峰山是广州北郊最高峰,登临峰顶,可望九佛、竹料、钟落潭三地于脚下,西眺珠江如练,自居帽峰之麓,于是便油然而生“不登帽峰非好汉”之慨。

 

一个融融秋日,团支部组织大家秋游,得以一遂夙愿。

 

穿过结满果实的果国,来到山脚下,眺望帽峰,突兀耸立,如入云巅。登山之路据说有“九曲十三弯”,竟全部用一米见方的麻石板铺就,蜿蜒而上,只是大多已被岁月的流水冲洗掉棱棱角角,数不尽到底止不止十三道弯,上到山腰的古刹一一帽峰福地,已是汗流夹背,此时你会禁不住叹古人的伟大,在这危崖峻岭之中,运用自己的智慧,为自己,也为后人铺设这条登山之路。

 

先人创造业绩于此,后人岂敢言倦?向着帽峰主峰,我们冲劲更加充足。虽然有曲折的山路通往峰顶,但我们不走“阳关大道”,而是沿着防火用的“火界”奋力攀登,秋风为我们送爽,百鸟为我们鸣唱,我们终于登上了海拔530多米的帽峰山,攀着直指蓝天的测量座标塔,我们难忘这一时刻。山巅的清风为我们拂去攀登的疲倦,远眺脚下群峰,心胸豁然开阔,借着秋日的阳光,可以辨别出我们可爱的家国一一花城药厂的水塔在阳光下熠熠闪亮;周围群山层林尽染,林涛汹涌;朦胧气雾之中,珠江白练一般在远方扭动……

 

山腰的“帽峰福地”里,一片残砖破瓦的败落境象,只能让人在记忆中想象往昔的香烟缭绕,热闹繁华。“龙口泉”里汩汩涌出的山泉水。放着一只磨破边唇的大白瓷碗,大家上山到此,皆可免费酣饮甘冽可口的“矿泉水”,一位老亚婆说这是神水,喝了可以祛病消灾。用木柱强掌的破庙里,香火不绝,善男信女们在虔诚地问询自己的前途、姻缘、运气,一位戴老花镜的老伯在不厌其烦地为大家“讲解”各人运数、吉凶,且去求一支“上上签”,祝愿这绿色明珠一一帽峰山永葆绿装、万古长青!

 


摘自1992年第6期《花城人》